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新研究揭示容易被忽視的新冠肺炎臨床特征:造成肝損壞和腹瀉癥狀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后不僅導致異常肺炎和呼吸系統破壞,臨床患者還表現出各種程度的肝損害和腸道炎癥。中國科學家日前在預印本網站 medRxiv 和 BioRxiv 發表的兩篇論文,對一線病患的治療提供了新的參考和提醒。

來自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的研究團隊基于以往研究發現,ACE2 蛋白是 SARS 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受體,新型冠狀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受體同樣是 ACE2 蛋白,而除呼吸系統外,相當比例的 SARS 和新冠肺炎患者出現不同程度的肝損傷跡象,其機制和意義尚未確定。

該團隊使用兩個獨立隊列的單細胞 RNA 序列數據對健康肝組織中 ACE2 的細胞類型特異性表達進行了評估,并確定了膽管細胞中的特異性表達。

分析發現,膽管細胞簇中的 ACE2 的表達顯著高(59.7%),肝細胞中的 ACE2 呈現低表達(2.6%),平均表達水平比膽管細胞群低 20 倍。值得注意的是,與蛋白質分析不同,膽管細胞中的 ACE 表達水平與肺泡 2 型細胞相當,肺泡 2 型細胞是 SARS 的主要靶向細胞類型,也是新冠病毒的靶向細胞類型。因此,ACE2 在膽管細胞中的表達可能提示了以 ACE2 為宿主細胞受體的病毒感染和直接損傷膽管的潛在機制。

另外,團隊認為,新冠病毒可能直接與 ACE2 陽性膽管細胞結合,但不一定與肝細胞結合。這一發現提示,SARS 和新冠患者的肝臟異??赡懿皇怯捎诟渭毎麚p傷引起的,而是由于膽管細胞功能障礙等原因引發藥物誘導和全身炎癥反應,從而導致肝損傷。

圖|肝臟和肝細胞示意圖(來源:網絡)

肝臟是脊椎動物體內最大的器官之一,它經常暴露在具有炎癥潛能的飲食抗原、病毒和細菌產品中。肝損傷可能是由許多因素,如暴露于毒素,過量飲酒,膽管梗阻和病毒感染。

2015 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在韓國發生的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CoV)感染會導致肝酶升高,MERS-CoV 感染患者普遍肝功能受損,最近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在 99 名最初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中,43 人有不同程度的肝功能異常,并伴有丙氨酸轉氨酶(ALT)或天冬氨酸轉氨酶(AST)高于正常范圍,更重要的是,1 例患者肝功能嚴重受損。

膽管細胞的潛在損傷可能導致肝臟的嚴重后果。團隊的發現提示新冠肺炎患者的肝臟異??赡苁怯芍委熕幬锘蚍窝滓鸬娜硌装Y引發的,這有助于了解新冠病毒感染患者肝功能紊亂的具體機制。這些信息要求患者關注目前正在接受緊急和潛在治療的大量新冠肺炎患者的肝臟反應,特別是與膽管細胞功能相關的反應。

新冠肺炎患者的肝損害是目前最常見的器官損害,具體是由肝細胞的病毒感染或藥物毒性直接引起的尚未可知,研究團隊提醒,在新冠肺炎患者住院期間和治愈后不久,應特別注意肝功能障礙。

而來自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疫苗研究所以及細胞基因治療轉化醫學研究中心等最新的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臨床癥狀因報道而異,但根據不同病例組間差異試驗結果,發現病例中有不同程度的腹瀉發生率。

由于新冠病毒使用與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SARS-CoV)相同的細胞進入受體 ACE2,ACE2 嚴密控制腸道炎癥,為了追蹤新冠病毒介導的感染途徑,團隊同樣使用單細胞 RNA 測序數據進行了分析。

根據 RNA 測序數據,研究人員發現 ACE2 在人類小腸中高度表達,有趣的是,ACE2 在肺組織中的 RNA 水平很低。此外,單細胞 RNA 測序數據顯示,ACE2 在近端和遠端腸細胞中顯著升高,其中小腸上皮暴露于外來病原體。因此,團隊懷疑,當人們食用受感染的野生動物時,表達 ACE2 的小腸上皮細胞可能容易受到新冠病毒感染,腹瀉可能是感染的一個指標,提示臨床醫生應在肺炎爆發期間更加關注腹瀉患者。

圖|三種病毒受體 ACE2、ANPEP 和 DPP4 在近端和遠端腸細胞中的表達譜(來源:medrxiv)

目前關于新冠肺炎的臨床觀察,最常見的癥狀是發熱、咳嗽、肌痛或疲勞。較不常見的癥狀包括咳痰、頭痛、咯血和腹瀉。由于一些腹瀉患者會首先尋求胃腸科醫生的幫助,對腹瀉的錯誤估計可能會增加胃腸科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和漏診的可能。因此,全面了解肺炎患者的臨床特點,將進一步提高醫院感染控制水平,減少因忽視造成的相關感染。

進一步來說,鑒于 ACE2 受體的分布可能決定了新冠病毒感染的途徑,且 ACE2 在小腸中高度表達,研究人員評估了 ACE2 在小腸不同細胞群中的表達情況,發現 ACE2 在近端和遠端腸細胞中呈現高表達。

腸細胞又稱腸吸收細胞,是位于小腸和大腸內表面的簡單柱狀上皮細胞,腸細胞直接接觸食物和外來病原體。有趣的是,當團隊檢測另外兩個病毒受體(HCOV-229 E 病毒的 ANPEP 受體和 Mers-CoV 病毒的 DPP4 受體)的表達譜時,發現這些病毒進入受體的 RNA 水平也在近端或遠端腸細胞中呈現高表達,與 ACE2 的表達譜一致。由于這三種病毒受體(ACE2、ANPEP 和 DPP4)的表達譜明顯重疊,人類腸道很可能成為這些病毒的另一種感染途徑。

由于目前,新冠病毒的來源和感染途徑尚不確切清楚,那病毒進入受體的分布可能就決定了感染途徑,而感染途徑是了解發病機制的關鍵,兩者對醫院和社會的感染控制都至關重要。基于目前的研究結果,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的研究人員提出:(1)腹瀉的發病率在以往的研究中可能被低估,是早期容易被忽視的癥狀;(2)表達 ACE2 的小腸上皮細胞可能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攻擊。

另外,鑒于疫情中的很多初期患者報告與野生動物市場有聯系,這一觀察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即當食物到達小腸時,這種病毒是否通過受污染的食物傳播。因此,需要進一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像 MERS-CoV 通過 DPP4 那樣通過 ACE2 靶向人類腸道。

綜上所述,新冠肺炎在人體內搞破壞的地方可能不僅僅是肺部和呼吸道組織,對于臨床救治,醫療人員和患者應注意肝臟損壞的可能,而對于未被感染的健康人,不僅要戴好口罩防止通過呼吸道感染,也不能忽視病從口入經腸道感染,食物最好還是要吃高溫烹熟的。

以上內容由"DeepTech深科技"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科技頻道

科技頻道

科技改變世界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抢庄斗牛棋牌